常态抗疫

天大研究院特约研究员  段聿舟 2021-07-22 在澳门疫情出现前,特区政府已经严阵以待,提前安排防疫工作,并根据形势变化不断升级应对措施。从2020年1月至今,澳门已经历三波疫情冲击,特区政府采取雷厉风行的施政措施及时有效地应对每一波疫情。 2020年是澳门特别行政区第五届政府全面展开施政的开局之年,也是极为艰难且极不平凡的一年,经受了新冠疫情带来的前所未有的重大考验。特区政府坚持“严防严控,不惜代价”的防疫政策和“早发现、早报告、早隔离、早治疗”的防疫抗疫策略,保护了市民健康安全。 在澳门疫情出现前,特区政府已经严阵以待,提前安排防疫工作,并根据形势变化不断升级应对措施。澳门特区政府于2020年1月21日设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应变协调中心(以下简称“应变协调中心”),直接隶属行政长官运作,并由行政长官担任主席。应变协调中心负责全面规划、指导和协调各公共及私人机构关于预防、控制和治疗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工作。应变协调中心的设立为日后特区政府在防疫抗疫工作上的果断决策、实时应变和迅速反应打下了制度基础。在疫情出现后,特区政府快速启动重大公共卫生防控机制,实施社区卫生防护措施,有效防止新冠病毒在社区传播,并持续推进传染病防控体系建设。从2020年1月至今,澳门已经历三波疫情冲击,特区政府采取雷厉风行的施政措施及时有效地应对每一波疫情。 澳门疫情回顾 澳门的第一波疫情始于2020年1月22日。当天,第一宗境外输入确诊个案出现。翌日起,卫生局实行“保障口罩供应计划”,同日,各入境口岸开始执行健康申报措施。随后,澳门出现第一及第二宗境内感染个案,亦是澳门至今唯二的境内感染个案。为防止病毒在本地社区传播,特区政府宣布本澳娱乐场所、幸运博彩经营场所以及其它娱乐设施于2月5日零时零分起关闭15天,可谓自断经济命脉。自2月4日至3月15日,澳门确诊个案没有增加,维持在10宗。 澳门的第二波疫情始于2020年3月15日。当日,澳门新增第11宗境外输入确诊个案,随后掀起了第二波疫情。特区政府的防疫措施开始转向防范外国输入,检疫隔离措施逐渐加码。先是禁止所有外地雇员身份认别证持有者进入澳门特别行政区。紧接着,对入境前14天内曾到过外国的非澳门居民的入境措施由“14天医学观察”升级为“禁止入境”,澳门机场也停止转机服务。面对香港感染人数的大幅增加,暂停港珠澳大桥穿梭巴士,变相再无公共交通工具往返港澳。所有学校包括高等教育、中小学、幼儿园及特殊学校都延后到4月下旬起复课,以减低学童聚集感染的风险。特区政府的一系列应对举措有利于堵截病源、切断病毒传播。 第三波疫情始于2021年1月22日并持续至今。此间,澳门陆续新增零星个案,均属于境外输入个案,并无大规模境内感染。截至2021年7月9日,澳门累计有55宗个案,51名患者已康复出院,澳门疫情防控工作取得了零死亡、零小区感染、零院内感染、低重症率和高治愈率的好成绩。现在澳门是一座低疫情风险的安全旅游城市。2020年8月12日、26日及9月23日,珠海、广东和内地各省区陆续恢复办理居民赴澳门旅游签注。 澳门防疫抗疫的经验 澳门特区政府以应对灾难的办法抗疫防疫,应变及时,慎终如始,赢得不少掌声。具体来看,特区政府此次抗疫的施政经验可以总结为如下几点: (1)充足的财政储备和积极的财政政策。行政长官贺一诚在2020年2月宣布赌场关闭的记者会上表示:“今年澳门肯定会是赤字预算,我们要做好心理准备,但经常说花无百日红,一定要积谷防饥,财政储备这个阶段再不用,存来干嘛?”霸气的表述,强调防疫抗疫代价“澳门承受得起”,政府在所不惜。 充足的财政储备是特区政府全力防疫抗疫的经济基础,在财政收入减少的情况下,澳门特区政府依法适度动用财政储备。贺一诚在2020年财政年度施政报告中指出,特区政府应对疫情相关开支将超过500亿澳门元。2020年是澳门回归以来第一个赤字预算的年度。2020年特区政府首次动用共466亿的财政储备填补预算赤字,并将2018年度的预算执行结余当中的522.6亿拨入财政储备。特区政府发挥财政调节手段的作用,采取逆周期调控措施,实行积极的财政政策,增开支,减税费,扩投资,以实现“保供应、保民生、稳就业、稳经济”的目标,打好防疫抗的持久战。 (2)决策果断,应变实时,跑赢病毒。疫情初次突袭时,特区政府立即采取应对措施,包括取消春节庆祝活动,关闭博物馆和公园等公共场所,推迟学校开学,提倡市民戴口罩并保证口罩供应,在出入境口岸实行健康申报并测量体温等;本土病例出现时,及时关闭赌场;内地疫情得到初步控制而国外疫情开始暴发时,立刻转向防范国外输入,检疫隔离措施逐渐加码,机场停止转机服务。特区政府基于雷厉风行的决策,屡次及时阻断了疫情输入与传播。 (3)生命优先,经济次之。澳门抗疫防疫的一个亮点是,至今仅有两宗境内感染个案。2020年2月4日澳门出现第一及第二宗境内感染个案,澳门特区政府立即宣布次日起关闭博彩和娱乐业服务。澳门百分之八十的收入都来自于赌场,按正常情况估算,停业意味着澳门每天要损失约8亿澳门元的博彩收益,关闭赌场犹如自掐命门。这项决策展现出特区政府的担当和魄力,视市民的生命健康高于经济利益。贺一诚在2月4日的记者会上表示,关闭赌场“是一个艰难的决定,但为了澳门居民的健康,必须这样做”。 (4)具有前瞻性的公共危机应对政策。是次抗疫过程中澳门特区政府处处体现其决策的前瞻性与责任心。以口罩保障为例,世界各国与地区在应对疫情时几乎都遇到“口罩荒”,而澳门自始至今保障口罩的供应充足与价格稳定。澳门于首个确诊案例出现的第二天便开启“澳门居民口罩保障计划”,承诺提供2,000万口罩给澳门市民。自疫情开始,澳门的口罩就能够保证“八元十只”的低供应价格,当地居民可每十日购买一次,保证每人每日都有口罩防护,这对整个防疫起了重大作用。 澳门之所以没有出现“口罩荒”与“天价口罩”,是因为特区政府决策具有前瞻性,及时准备,不惜代价在全球超过15个国家和地区搜罗口罩运回澳门。更重要的是,政府不会将口罩交由市场机制决定,而是直接派给全体市民。与口罩保障类似,澳门的核酸检测与新冠疫苗亦供应充足、价格稳定。澳门的核酸检测价格便宜,为百元澳门币左右。这是由于澳门采用中国内地的检测试剂,并且由政府进行统一采购。 (5)以大局为重,“麻烦”市民,常态抗疫。在社交管制方面,澳门特区政府多采取强制性措施,给市民生活带来许多“麻烦”。譬如,大幅缩减巴士及轻轨班次;强制停工、停学;出入公共场所和出席大型活动皆需出示健康码与核酸检测证明;亦要求海外人员入境必须要进行隔离;所有乘搭巴士和的士的乘客,必须佩戴口罩方可上车。贺一诚坦言,非常时期不会以“便民”为先,就是要“麻烦”市民,“你骂也是这么说”。 (6)精准监控,联防联控,善用科技。澳门特区政府在防止疫情扩散方面做到严防死守,不仅精准监控入境人士,亦做到密切监测内地与外国的疫情变化,以保证应变及时。首先,特区政府对入境人士实行严密监控,做到全链条专人专车无缝衔接和闭环运作,待医学观察排除感染后,才允许相关人士回到社区,这有效减低社区传播的风险。其次,加强区域联防联控,尤其是与大湾区城市和内地其它地区的防疫协调和联动安排。再次,澳门特区政府善用电子化防疫技术,密切监测疫情变化,不断提升预防、救治、检测和协调的能力。 综上,澳门抗疫防疫的好成绩不仅基于雄厚的经济实力,更归功于特区政府的远见、魄力与担当;不仅依靠特区政府雷厉风行的决策能力,亦归功于每一日细致严谨的行政工作。澳门防疫抗疫经验值得香港借鉴。它告诉我们,抗疫防疫不仅要着眼于本土形势,亦应加强合作,关注区域和未来,外防输入,内防反弹,对全球疫情的大势、趋势要有洞察力和预判力。